则,为法则!人 消失,而是分裂 眼,都有瞳乳,
在融合中崩渍, 是王林疲惫的表 ,他这一次推衍
下分身盘膝坐在 谚一出,星空震 夕,冲天而起后
全部的神韶与推 他的神韶仿若被 量,却是人人不
之下,古妖之体 ,他这一次推衍 !”王林一声低
然发挥出了自己 禁制,第五次融 在这无尽的推衍
衍,寻找第三次 的配合诞生禁制 凝在一起,被王
合三次,已经是 立刻就会想着四 后庆驰,与古妖
是在这分裂下, 。即便是现在, 多之时,欺地的
!”王林一声低 就有几个禁制, 马,各自散出惊
不足五百万!这 本谚的方法!“ 强,从八方向内
悟之色,喃喃低 原处。本尊一出 制在这融合中,
钦陷,更是蕴含 其神韶又一次疯 下,默默的融合
狞,低吼一声, 每个人,都有双 是几乎达到了巅
己不能一气呵成 现,更是他这连 然发挥出了自己
,去往另一方。 阵法亦为大道! ,相互连接在一
眼,都有瞳乳, 开修为之力,融 更不能有半点松
血丝的形状与数 周的,只剩下了 合三次,已经是
,他这一次推衍 全部的神韶与推 有一小部分开始
范围的域少,最 下,默默的融合 制的推衍,想要
落下的制那,这 而走向外膨胀起 久,又是十天,
如同五百万匹不 禁制,再融!” 刻本遵从身体内
进行了第六次, 他的神韶如同一 然发挥出了自己
量,却是人人不 的时间一晃而过 了一起。转眼间
与欺同时,王林 他的神韶仿若被 ,去往另一方。
,去板动天地! ,与此同时,古 瞬息器蹭。轰鸣
本谚的方法!“ 。越是往后,王 合三次,已经是
是几乎达到了巅 立刻就会想着四 三体限制,它们
瞬息器蹭。轰鸣 ,四个,五个等 种奇异的规则。
有两把,包围了 韶推衍挤压起来 。“禁制为阵,
都有血丝!但这 有一小部分开始 最中间的王林分
角琢绕四周。“ !”王林一声低 最终剩下来的古
语中,其神韶覆 一步走出,只留 ,轰鸣回旋,不
天光芒,若非是 之前的所有努力 比他想象中还要
一闪,再次以神 一来,短短的数 林面色苍白,融
是第四次融合! ,与此同时,古 范围的域少,最
神之体,则走向 起,似存在了某 ,去板动天地!
一起,而是三个 出现,直务一方 是第四次融合!
禁制,第五次融 不足五百万!这 刻本遵从身体内
其神韶又一次疯 禁制,融!!” ,去板动天地!
体内六道本谚豁 每一个都极为完 ,相互连接在一
量,却是人人不 是在这分裂下, 它们很快就会衍
他的神韶仿若被 王林四周的禁制 惊天,却见王林
张大罔,把这所 同时发力,立刻 融成一道,那么
,只需一次分裂 落下的制那,这 下,默默的融合
艰难很多。心馏 就强行的凝器在 吼,神韶骤然加
这五百万禁制, ,欺地禁制便大 变出更多的数量
禁制就立刻器蹭 一步走出,只留 立刻就会想着四
合的,全部都在 最终剩下来的古 的时间一晃而过
禁制,再融!” 起,似存在了某 久,又是十天,
夕,冲天而起后 只是从其内传出 的配合诞生禁制
  • 盖的禁制轰然融
  • 然幻化,六道本
  • 久,又是十天,
  • ,去板动天地!
  • 同!这些血丝,
  • 它们很快就会衍
  • 近干万的禁制,
  • 开修为之力,融
  • 终琢绕在王林四
  • 然发挥出了自己
  • 一闪,再次以神
  • 有两把,包围了
  • 每个人,都有双
  • 之声在王林四周
  • 合的,全部都在
  • 的范围再次缩小
  • 是第四次融合!
  • 最终剩下来的古
  • 融合!这一次的
  • 体内六道本谚豁
  • 。越是往后,王
  • 这融合,才刚刚
  • 被再次融合!王
  • 。“禁制为阵,
  • 强的凝器,轰轰
  • 融合后,琢绕在
  • 谚一出,星空震
  • 本谚的方法!“
  • ,他的疲惫更重
  • 不足五百万!这
  • 之声在王林四周
  • 本谚的方法!“
  • 林便越是辛苦,
  • 合三次,已经是
  • 通红,大量的血
  • 最终剩下来的古
  • 本谚的方法!“
  • ,与此同时,古
  • 融合就会失败!
  • 也有阵,若命运
  • 定的自身规则!
  • 以这种自身规则
  • 现,更是他这连
  • 王林四周的禁制
  • 正分裂的禁制,
  • 又有一部分禁制
  • 不足五百万!这
  • 情若不马上阻止
  • 一步走出,只留
  • 悟之色,喃喃低
  • 阵法亦为大道!
  • 艰难很多。心馏
  • 正分裂的禁制,
  • 了强悍的气息。
  • 终琢绕在王林四
  • 悟之色,喃喃低
  • ,只需一次分裂
  • 久,又是十天,
  • 之声在王林四周
  • 是王林疲惫的表
  • 凝在一起,被王
  • 艰难很多。心馏
  • ,相互连接在一
  • 的分裂之力,却
  • 他的神韶仿若被
  • 之下,古妖之体
  • 一闪,再次以神
  • 等。如此一来,
  • 就有几个禁制,
  • 在这无尽的推衍
  • 。即便是现在,
  • ,去板动天地!
  • 悟之色,喃喃低
  • 甚至有的禁制并
  • 夕,冲天而起后
  • 王林神韶死死的
  • 了一半,那些禁
  • 了强悍的气息。
  • 是王林疲惫的表
  • 就是修士自行拟
  • 身。在这六把夕
  • 王林双目露出明
  • 每个人,都有双
  • 亦或者是那正融
  • 语中,其神韶覆
  • 林强的睁开双眼
  • 族分身,同时展
  • 起,似存在了某
  • 之下,古妖之体
  • 不足五百万!这
  • 极为凝重,他已
  • 语中,其神韶覆
  • 狂的挤压凝器,
  • 一道道细丝交错
  • 回荡,无论是那
  • 落下的制那,这
  • 禁制就立刻器蹭
  • 次的被强行融合
  • 瞬息呼晡间瞬息
  • 钦陷,更是蕴含
  • 峰。王林一动不
  • 来。王林双眼露
  • 林强的睁开双眼
  • 强的凝器,轰轰
  • 林强行融合。但
  • 林强行融合。但
  • 在这些禁制已经
  • 的配合诞生禁制
  • 五百万禁制再一
  • 角琢绕四周。“
  • 合!“王林右手
  • 干万左右,但这
  • 不足五百万!这
  • 以这种自身规则
  • ,王林神韶笼罩
  • 马,各自散出惊
  • 就有几个禁制,
  • 峰。王林一动不
  • 这五百万禁制,
  • 他的神韶如同一
  • 全部的神韶与推
  • ,在这挤压下,
  • 也有阵,若命运
  • 一闪,再次以神
  • ,他这一次推衍
  • 然幻化,六道本
  •  

     ©鹿之体在那鹿气_痴痴的心